所在位置:首頁 > 一線手記

識破“障眼法”

發布日期:2019-10-17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 ]

今年10月我正好從事審查調查工作滿一年,一年來,最讓我難忘的是今年2月參與辦理的一起案件。

春節后上班第一天,我所在的第七紀檢監察室孫主任安排室里開會,分析我們縣的縣級國有企業江蘇福如東海發展集團有限公司會計李某可能存在挪用公款違紀的行為。

“該線索是巡察組轉來的,查看附后的一家銀行流水顯示,2015年4月李某將該集團下屬公司100萬元租金轉入自己銀行卡賬戶,但是沒有使用、一直放在該卡內,5天后這100萬元又轉回該集團下屬公司。”孫主任簡單介紹。

“如此大額款項轉到個人銀行卡而不使用,很值得懷疑。”當時,我說出了心中的疑惑,大家也很贊同。

為了把線索弄清楚,我通過仔細比對李某名下其他銀行賬戶流水情況,發現2015年4月李某還有將100萬元從這張個人銀行卡轉往另一張個人銀行卡的銀行流水記錄。

于是,通過進一步追蹤這筆100萬元的去向,可以看到該筆款項被李某用于一家公司注冊資金,用完后該筆款項又被原路轉回。

“若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公款歸個人使用,或者挪用公款數額較大、進行營利活動的,或者挪用數額較大、超過3個月未還的行為屬于挪用公款,則上述行為就屬于涉嫌構成挪用公款罪的行為。”我們在討論時,大家紛紛說,此案的證據收集工作非常關鍵,直接決定了李某是違紀還是違法犯罪。

我們決定再實地到這家銀行核實一遍流水單據。此時,就發現了問題:2015年4月李某將100萬元從公司賬戶轉到個人這張銀行卡賬戶,當天,他又將該款轉往自己名下另一張銀行卡內。然而,李某提供給巡察組的銀行流水單據上只有把100萬元公款轉出的記錄,沒有提供將其轉到另一張銀行卡的記錄。

發現這一關鍵問題后,我們正面接觸李某:“請你說說100萬元的流向。”

“我承認挪用100萬元的事,這錢用于朋友成立房地產公司注冊,而且很快就還了,我只用這一次公款,希望組織能從輕處理……”李某一到談話室就主動承認,使得談話進行得異常順利。

原來,巡察期間,巡察組要求李某提供2015年以來銀行流水單據,李某害怕挪用公款行為暴露,想盡辦法將流水電子版拷貝后,把轉出100萬元的記錄刪去,然后自己打印出來,并私刻銀行印章蓋在流水單據上,很明顯,這樣的“障眼法”就造成100萬元一直留在李某銀行卡上沒有使用的假象。

談話結束后,當孫主任問我對這個案子有什么看法時,我沉浸在案件成功的喜悅中,心想,大概就這樣了:李某銀行流水單據造假的謎團解開了,事實清楚、證據確鑿、言證物證應該足以認定。

然而,孫主任警醒地說了一句:“李某知道我們去這家銀行查2015年的流水了。可是,2010年到2015年的銀行流水單據我們還得繼續分析,收集證據要全面。”

聽了這番話,我突然意識到,談話期間,當我們把2015年銀行流水單據放到李某面前時,他爽快承認,而且多次特意強調只有一次……

經過進一步對繁多的銀行流水單據進行仔細比對,又從李某的消費記錄、銀行卡信息以及知情人證言等外圍情況著手,收集證據并加以固定,發現李某多次利用公司收取租金和上交租金的時間差,將收取的租金轉到個人賬戶,用于購買理財產品獲利,挪用金額高達230多萬元。

原來,李某是想掩飾其挪用多筆公款的行為(挪用公款進行營利活動,數額在200萬元以上屬于“情節嚴重”)……

不久后,李某因涉嫌挪用公款,接受東海縣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6月15日,李某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并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8月20日,李某涉嫌挪用公款一案在東海縣人民法院二次開庭審理。

經過這次辦案,我體會到:作為調查人員,我們在辦案中要全面收集證據,學會辨認,即使在證據相互印證的情況下,也應當理性看待,切不能沾沾自喜!

(盧長闊 作者單位:江蘇省東海縣紀委監委)



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