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一線手記

誰動了寺廟的香火錢

發布日期:2019-10-18信息來源:如皋市紀委監委字號:[ ]

2018年上半年,如皋市紀委監委第十紀檢監察室收到多份舉報信,反映搬經鎮土山村干部存在公款吃喝問題,信訪內容表述模糊,沒有具體細節,且舉報人未透露姓名及聯系方式。

舉報人說的是真是假?應該從哪里著手調查?面對著語焉不詳的舉報信,調查人員并未輕易放過這條問題線索。公款吃喝必須要有經費來源,調查人員首先想到的是查賬。第十紀檢監察室組織相關財務人員,調取了土山村近年來的財務憑證、賬冊,對該村收支情況進行了仔細核查。但查來查去,卻發現該村賬冊“干干凈凈”,沒有一筆招待費支出,也沒有發現任何公款吃喝的支出。

調查限入僵局,但群眾的信訪舉報又源源不斷。到底是信訪人捕風捉影、無中生有?還是被舉報人手段隱密、“技高一籌”?

“群眾反映非常強烈,賬上卻沒有留下痕跡,這極有可能是一起隱形變異的‘四風’問題,我們決不能輕易放過。既然有群眾舉報,那我們就去問群眾,到田間地頭、到農戶家中去了解情況、發現真相,給群眾一個明白,如果反映不實也還給干部一個清白。”在第十紀檢監察室的室務會上,紀檢監察室負責人的一番話為下一階段的調查指明了方向。

結合如皋市委開展的村居巡察,第十紀檢監察室聯合如皋市第三村居巡察組到村進行走訪談話,與干部群眾面對面談話拉家常。一開始,群眾對于調查小組還心存疑慮,不肯與調查人員多說多談。隨著走訪的深入和接觸的增加,干部群眾的話閘子也逐漸打開。有知情群眾反映,該村有個紹隆寺,在周圍四鄉八鎮都小有名氣,是由香客和村民捐資興建,并經過職能部門審批的寺廟。寺廟曾由土山村兩委會代管,紹隆寺管委會原主任薛某如、原會計黃某如曾在該村分別擔任過書記、經管員。

該村會不會把吃喝費轉嫁到寺廟里?調查小組帶著這個疑問找到紹隆寺原會計黃某如。

“紹隆寺已經于2016年12月改制,受如皋定慧寺管理,不再由土山村管理。我現在也不再擔任紹隆寺的會計了,你們找我也了解不到什么情況。”

“那改制之前情況呢?”

黃某如的回答開始吱吱嗚嗚,甚至前言不搭后語。發現苗頭的調查人員迅速調取紹隆寺的賬冊,再找相關當事人了解,終于揭開了真相。

2014年“四月八廟會(紹隆寺傳統廟會)”前,土山村5名村干部到紹隆寺討論廟會事宜時,村黨總支書記陳某明提議把村里的“吃喝費”放在紹隆寺的“香火錢”中支出。紹隆寺雖然是宗教活動場所,但在2016年12月之前一直由土山村兩委管理,“香火錢”等相關收入均視同土山村集體收入。陳某明提議后,與會的村干部均表示同意,紹隆寺管委會原主任薛某如也表示同意。

就這樣,土山村兩委一班人找到了公款吃喝的“財源”。2014年到2016年,土山村違規公款吃喝費用達4萬余元,相關費用全部在紹隆寺的香火錢中支出。

土山村一班村干部絞盡腦汁上演公款吃喝“神廟逃亡”,最終在群眾的監督和組織的調查之下水落石出。2018年9月15日,紹隆寺管委會原會計、土山村原經管員黃某如、土山村黨總支原書記陳某明等6人均被搬經鎮紀委給予黨內警告處分。2018年11月19日,紹隆寺管委會原主任、土山村黨總支原書記薛某如被如皋市紀委給予黨內警告處分。違規支出的招待費均由參加吃喝的村干部個人退賠到位。(高吉軒)



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