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修身齊家錄

慨慷大義的賢內助

發布日期:2019-10-18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 ]

唐德宗建中四年(783年),淮寧節度使李希烈擁兵反叛。叛軍一路攻城拔寨,汴州等多地淪陷,警訊迭至,朝廷上下惶惶不安。一連串風卷殘云般的勝利讓李希烈的野心不斷膨脹,他派其女婿率數千人進攻項城,然后在陳州會合。

唐時,地方各縣按照政治地位和戶口多寡劃分為八個等第,項城處于“下縣”。無高城深溝,亦無駐防軍隊,更沒有長戟、勁弩等銳利武器。兵多將廣實力雄厚的堅固大城都守不住,這樣的弱小之城豈能守得住?對項城的這個致命短板,叛軍比誰都清楚,所以當縣令李侃對城下叛軍進行瓦解喊話:“項城父老義不為賊,愿意盡力死守。即使你們攻下這個小城,也不算什么威風,不如趕快離開,以免耗費軍餉而得不到絲毫好處”。叛軍的回應竟是哈哈大笑。

其實,縣令李侃完全是硬著頭皮說這番話的,他也確實打算棄城而走。可是,他的夫人楊氏阻止了他:“君,縣令,寇至當守;力不足,死焉,職也。君如逃,則誰守?”你是縣令,叛軍來了就應當抵抗,力量不夠戰死了,也是你職責內的事。你如果逃跑躲避,誰來守護縣城?話雖不多,但字字可做金石聲,災難面前,不是逃避,而是先想國家,先想百姓,這是職責所在,使命所在,義務所在,這是大義,為了這個,可以不惜以鮮血和生命誓死捍衛之。

但李侃也有自己的考慮,他對夫人表示這里要兵沒兵,要錢沒錢,拿什么抵抗呢。夫人楊氏鎮定自若地說:“如不守,縣為賊所得矣!倉廩皆其積也,府庫皆其財也,百姓皆其戰士也,國家何有?奪賊之財而食其食,重賞以令死士,其必濟!”如果選擇放棄,縣城馬上就落入了叛軍之手,這里的一切就都變了。不僅財物是叛軍的,連老百姓都會變成叛軍的兵士,哪里還會有國家呢?我們如果拿這些可能成為叛軍的財物重賞勇士,眾志成城抵抗叛軍,就一定能夠成功!區區數語,即讓李侃穩住心神。

李侃把城內胥吏和百姓集合起來,夫人楊氏站在人群中間,冷靜地為大家分析形勢,鼓動大家同仇敵愾保衛家園,她說:“縣令是你們的父母官,但任期滿了,也必須離任,而你們卻不同,你們的家人在這里,你們祖宗的墳墓在這里,城一破,你們的一切就全沒了。現在縣令愿意和你們一起抵抗叛軍,人在城在,誓與項城共存亡,你們能夠忍受淪為叛軍的奴隸嗎?”形勢分析之透徹,利害剖析之清楚,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眾人無不肅然起敬,熱血沸騰,一致含淚表示,愿在縣令帶領下誓死抗敵,“眾皆泣,許之”。夫人楊氏接著宣布激勵政策:“凡是用瓦礫石塊擊中一個叛軍的,賞一千錢;以兵刃弓箭殺死一個叛軍的,獎一萬錢。”當時就得到幾百名勇士,大家發誓要在縣令的指揮下死守城池,危若壘卵的小城頃刻間即萬眾一心。

城下圍困密不透風,城頭箭鏃急如飛蝗,不斷有守城百姓中箭,但沒有一個人退縮,戰況異常激烈。忽然,縣令李侃中箭。疼痛難忍的他回到縣衙來找夫人,想找她包扎一下,可是夫人見了受傷回來的他,劈頭就是一頓斥責:“君不在,則人誰肯固矣?與其死于城上,不猶愈于家乎!”你作為全城的指揮官,遇險即退,擅離職守,那別人誰還肯死守城池?夫人堅定地認為,丈夫就是死在城上,也比在家里養傷好。于是,李侃忍住傷痛,又回到城墻御敵。

叛軍的氣焰此時囂張到極點,李侃明白,只要稍有閃失,叛軍就會像潮水一般迅即淹沒這個小城。他真是急了,督陣大呼,聲極烈。大家頓時受到強烈震撼,斗志旺盛,殺聲震天,不顧一切地奮起反擊。磚頭瓦塊雨點一般砸向攻城的叛軍,一名守城勇士用一張平時射鳥的弱弓僥幸射中叛軍統領,驕橫的李希烈女婿當即墜馬而死,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叛軍立刻作鳥獸散,轉瞬即逃個干干凈凈。

城池守住了。百姓的性命和生活保住了。縣令李侃因功升任絳州太平縣令。

這個奇跡,與其說是李侃之功,倒不如說是他的夫人楊氏之功,她的忠誠、堅貞、勇氣、智慧、才干,她的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和視死如歸的犧牲精神,堪稱一個慨慷大義的賢內助,即使將她與中國歷史上那些大名鼎鼎的杰出女性相比,也毫不遜色。紙張壽于金石,唐代李翱特為她作《楊烈婦傳》,《新唐書》等史籍也都記載了她的事跡,以便后人仍能有機會了解她、緬懷她。(馬軍)



时时彩计划